您的位置: 芜湖信息港 > 育儿

想起你不是想你“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6:00:37

想起了爱情就想起了你

当我在寂静中想起台湾女作家3毛,映入我眼帘的不但仅是橄榄树,还有撒哈拉沙漠徒步流浪的身影,我就会流泪,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人一些事让你难忘让你流泪。她没有更多的动作,形单影只,沙漠惟有浮游的云旋转的风,她是沉默的自满的,和平的美丽的。她的世界有:宗教的第一种情势一直是低于理智的第二种情势一直是高于理智的

一群人过来,留下一串串脚印,风沙狂吹,不一会儿沙土掩盖了所有的足迹,旅人们在风中在路上唱:想起了沙漠就想起了水,想起了爱情就想起了你3毛沉醉在飘荡的歌声里,她感谢旅人和风吟出爱情的旋律,眼泪哗哗流淌,浸湿荒凉干涸的沙漠,沙漠活了,有动态有形态;一条碎花长裙,一头披肩长发在风沙中凄美伤感飘来飘去

三毛赤脚,踩在滚烫的沙漠里,静静的模样与哭泣的骆驼,茫茫沙漠浓缩成同一轮廓。她肩膀发抖,脸却显得如此温顺,没有死亡的印记,圣洁光泽,仿佛刚出水的芙蓉清纯芬芳。

我看见这幅画,背景苍茫空阔,撒哈拉沙漠一望无际,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铺满鲜花,死亡1首亘古不变的无名曲,距离如此近,如此残暴阴冷苍白,在三毛周围游荡。风雨中她消瘦,珠泪满盈,与断裂的花环,摇摆的树叶,残缺的云朵交织。

当年孤独的3毛,有泪自己抹去,在茫茫人海中寻觅爱情,也赞美爱情,一边渴望爱情一边流浪。父母牵挂她为她不安,希望她有个家,如一般的女人;既有丈夫,也有儿女。谁不想做一个快乐喜悦的女人,可这真实吗?其实平常的女人,一生也有数不尽的忧愁苦恼、伤心无望,没有任何人的人生可以不经历痛苦。但她还是浪漫的,对爱情有非常精彩的描绘;假如她将选择一个男人合二为一,决不能随意,更不能苍白无聊。爱情是宝贵的,该在爱情的世界里与另一个生命立约,爱永不变!由于她心诚,对爱情没有杂念,所以奇妙地遇见了生命的另一半。荷西不仅仅爱她,这个大胡子异族男人身上还有一种献身精神,这点一般男人做不到,乃至连卓着的男人都很难做到,也不可能做到!但是他做到了,为自己深爱的女人放弃一切,伴随她流浪,在时光里在沙漠里共同寻觅梦中的橄榄树。

荷西的献身精神具备神性的光泽,也是3毛生命中的启明星。那段时光,因为有爱情,她很幸福!谁知,当她拿出竖琴想与爱人合奏,命运却意外割碎埋葬了那段他为她梳洗长发,她为他熨烫衬衣的人间四月天。

祸福旦夕,命运无常。那天大海太残暴了,好端端的,竟翻脸发怒,汹涌的波涛卷走了荷西。3毛接到凶讯,没法用语言表达悲伤和绝望,浑身惊慌抽搐,随着自己也就凋亡,而死神从坟墓里向她伸出青黑色的手臂,那是一个难过悲痛的话题。

从此3毛失去了荷西,心被撕碎!她向冥府的爱人告别,心中的伤痛远比自己想象的不知深多少倍。从此她无法忘记爱人留在灵魂中的那个鲜活的身影。从此她的人生变得不堪设想,沉重昏暗,痛不欲生,在深渊挣扎,1脸哀伤,1脸失望。她生命干枯,精神崩溃,在自己的感觉世界中把自己丢失了,顿成旱莲。她1闭上眼睛便见荷西,温暖和柔情却一去永不回。

我想那年三毛飘泊流浪,肯定流泪呼唤荷西啊荷西,我反正相信,你也肯定相信,我对你的爱情至死不渝,假设你能听到,把我引回你身旁

天空凄凉,岁月阴郁。

那年我读三毛;她常常谈起死亡,而死亡是人的忌讳之地,是生命永别的终点。

如果有来生,就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式

3毛在死亡面前踌躇,十分苍白十分软弱,人生再也没有甚么内容,红尘却有个伤心的女人在哭诉我再也找不荷西,我一生还有爱情吗?那年她异常昏暗,没法放下情感的执着和迷恋。

三毛想起过去,甜甜的醇醇的回味,一点都没有改变。但是一切已不复存在,一片空白,记忆和回想恰似锋利的刺刀挖她心窝。她分外忧郁,失去支持的力量,像受伤迷失方向的大雁,惟有流泪。她不再转身,恰似凝固的雕塑,等待等待等待

3毛在等待中再度看见那个早上,看见那个穿上靴子朝她微笑的大胡子男人。因而那个远去世界化作诗意,化作信念。她守着这段爱情,取得更为甜蜜的感受,不再哀伤不再怅然。

荷西过来了。

3毛头枕沙浪,靠着宽阔厚实的肩膀,深情凝视荷西,感受浓浓的爱的暖意。

春暖花开的季节,香附子、风轮花嵌在路径、嵌在石架上,花形花影与夜晚闪光的星星装潢天地。荷西放慢脚步,等待3毛。在闪着白光的路上,那边只有脉脉含情的眼光,没有死亡永别。荷西在呼吸,身上弥漫出她所熟习亲切的体温,活生生的气味使她深深沉醉。

荷西,我们回江南,回我故乡吧!

宁波定海,郊外桃花灿烂,油菜花金黄飘香,紫霞般的草籽花已熟透,香气自然清纯

一双伴侣站在悠悠长长的古运河畔,旁边浅滩上,知情知味的草儿、花儿缀点着晶莹剔透的露珠。不一会儿朝阳跃出,一道道耀眼灿烂的金光,变幻成五彩缤纷的色彩,反照水面光彩流溢。近处,一条活跃的鱼,摇摆尾巴,惊动了那朵沉寂浅黄色的水菱花,只见花瓣羞涩的垂下了头,一切的一切是滋润的,一切的一切在为他们祝贺、祈福,怎不让人流连忘返。

在岁月中,在时空间,爱情永久停留在七夕,两头架起鹊桥,牛郎织女,一东一西逾越茫茫银河,星星见证了深情的牵挂,和至死不渝的迷恋。3毛走近男女相爱的情人节,月光融化了她。她回过头,招呼结伴的爱人,看对方时,便知彼此早已心灵相通。

三毛的故土江南古运河,晚上月光洁白。早上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这对连理枝,就这样涂遍了尘缘的色彩,化作浓淡相宜的水彩画。当紫罗兰在徐徐清风中,散发出幽幽芳香。一只翠鸟落在前面石头上,瞪大明亮的眼珠子,拍拍翅膀,翘翘尾巴,噘起红嘴巴,绕周围鸣叫几声,又去啄那朵梦幻般的紫罗兰。3毛怎能不领略这类无与伦比的幸福,灵魂自由飞翔。她在《收魂记》写道:我在一旁看见荷西将错就错的骗人,笑得我把脸埋在沙里像一只驼鸟一样。抬起头来,发觉荷西正对着我拍过来,我蒙住脸大叫着:彩色相机来摄洁白无瑕的灵魂啦!请饶了这一次吧!

是啊,我爱读三毛,我爱三毛,我想念3毛。

3毛对人间是夏季对冬季的热恋。她温顺干净单纯,像她这样的女作家很少,她广学多闻,常以智慧观照自性,真诚仁慈,为爱和苦难写作,在撒哈拉沙漠,矜抚孤贫,世界一路印着她的足迹,而她作为世界公民,更是荣上加荣。

沙漠仍旧一望无际,沙漠虽然空荡荡的,沙漠洪荒却永久多情,沙漠永远在追寻一头飘逸的长发,一身美丽的碎花长裙。

三毛远去的同时也永久留在撒哈拉沙漠。旅人们又走向另外一条路随风又唱:想起了沙漠就想起了水,想起了爱情就想起了你

想起了爱情就想起了你/孔雀蓝和太阳

当我在寂静中想起台湾女作家三毛,映入我眼帘的不仅仅是橄榄树,还有撒哈拉沙漠徒步流浪的身影,我就会流泪,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人一些事让你难忘让你流泪。她没有更多的动作,形单影只,沙漠惟有浮游的云旋转的风,她是沉默的自满的,和平的美丽的。她的世界有:宗教的第一种情势一直是低于理智的第二种情势一直是高于理智的

一群人过来,留下一串串脚印,风沙狂吹,不一会儿沙土掩盖了所有的足迹,旅人们在风中在路上唱:想起了沙漠就想起了水,想起了爱情就想起了你3毛沉醉在飘荡的歌声里,她感谢旅人和风吟出爱情的旋律,眼泪哗哗流淌,浸湿荒凉干涸的沙漠,沙漠活了,有动态有形态;一条碎花长裙,一头披肩长发在风沙中凄美伤感飘来飘去

3毛赤脚,踩在滚烫的沙漠里,静静的模样与哭泣的骆驼,茫茫沙漠浓缩成同一轮廓。她肩膀发抖,脸却显得如此温柔,没有死亡的印记,圣洁光泽,仿佛刚出水的芙蓉清纯芳香。

我看见这幅画,背景苍茫空阔,撒哈拉沙漠无边无际,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铺满鲜花,死亡1首亘古不变的无名曲,距离如此近,如此残酷阴冷苍白,在3毛周围游荡。风雨中她消瘦,珠泪满盈,与断裂的花环,摇摆的树叶,残缺的云朵交织。

当年孤独的3毛,有泪自己抹去,在茫茫人海中寻觅爱情,也赞美爱情,一边渴望爱情一边流浪。父母牵挂她为她不安,希望她有个家,如一般的女人;既有丈夫,也有儿女。谁不想做一个快乐喜悦的女人,可这真实吗?其实平常的女人,一生也有数不尽的忧愁苦恼、伤心无望,没有任何人的人生可以不经历痛苦。但她还是浪漫的,对爱情有非常精彩的描绘;假设她将选择一个男人合二为一,决不能随便,更不能苍白无聊。爱情是宝贵的,该在爱情的世界里与另一个生命立约,爱永不变!由于她心诚,对爱情没有杂念,所以奇妙地遇见了生命的另一半。荷西不单单爱她,这个大胡子异族男人身上还有一种献身精神,这点一般男人做不到,乃至连卓着的男人都很难做到,也不可能做到!但是他做到了,为自己深爱的女人放弃一切,伴随她流浪,在时光里在沙漠里共同寻觅梦中的橄榄树。

荷西的献身精神具有神性的光泽,也是3毛生命中的启明星。那段时光,由于有爱情,她很幸福!谁知,当她拿出竖琴想与爱人合奏,命运却意外割碎埋葬了那段他为她梳洗长发,她为他熨烫衬衣的人间四月天。

祸福旦夕,命运无常。那天大海太残暴了,好端端的,竟翻脸发怒,汹涌的波涛卷走了荷西。3毛接到凶讯,没法用语言表达悲伤和失望,浑身惊慌抽搐,随着自己也就凋亡,而死神从坟墓里向她伸出青黑色的手臂,那是一个难过悲痛的话题。

从此3毛失去了荷西,心被撕碎!她向冥府的爱人告别,心中的伤痛远比自己想象的不知深多少倍。从此她没法忘记爱人留在灵魂中的那个鲜活的身影。从此她的人生变得不堪设想,沉重昏暗,痛不欲生,在深渊挣扎,1脸哀伤,一脸失望。她生命干枯,精神崩溃,在自己的感觉世界中把自己丢失了,顿成旱莲。她1闭上眼睛便见荷西,温暖和柔情却一去永不回。

我想那年三毛飘泊流浪,肯定流泪呼唤荷西啊荷西,我反正相信,你也肯定相信,我对你的爱情至死不渝,假如你能听到,把我引回你身旁

天空凄凉,岁月阴郁。

那年我读三毛;她常常谈起死亡,而死亡是人的忌讳之地,是生命永别的终点。

如果有来生,就做一棵树,站成永久,没有悲欢的姿式

3毛在死亡眼前踌蹰,十分苍白十分软弱,人生再也没有甚么内容,红尘却有个伤心的女人在哭诉我再也找不荷西,我一生还有爱情吗?那年她异常昏暗,没法放下情感的执着和迷恋。

3毛想起过去,甜甜的醇醇的回味,一点都没有改变。但是一切已不复存在,一片空白,记忆和回想恰似锋利的刺刀挖她心窝。她分外忧郁,失去支持的气力,像受伤迷失方向的大雁,惟有流泪。她不再转身,恰似凝固的雕塑,等待等待等待

3毛在等待中再度看见那个早上,看见那个穿上靴子朝她微笑的大胡子男人。因而那个远去世界化作诗意,化作信心。她守着这段爱情,取得更加甜蜜的感受,不再哀伤不再怅然。

荷西过来了。

3毛头枕沙浪,靠着宽阔厚实的肩膀,深情凝视荷西,感受浓浓的爱的暖意。

春暖花开的季节,香附子、风轮花嵌在路径、嵌在石架上,花形花影与夜晚闪光的星星装潢天地。荷西放慢脚步,等待3毛。在闪着白光的路上,那边只有脉脉含情的眼光,没有死亡永别。荷西在呼吸,身上洋溢出她所熟习亲切的体温,活生生的气息使她深深沉醉。

荷西,我们回江南,回我故乡吧!

宁波定海,郊外桃花灿烂,油菜花金黄飘香,紫霞般的草籽花已熟透,香气自然清纯

一双伴侣站在悠悠长长的古运河畔,旁边浅滩上,知情知味的草儿、花儿缀点着晶莹剔透的露珠。不一会儿朝阳跃出,一道道耀眼灿烂的金光,变幻成五彩缤纷的色彩,反照水面光彩流溢。近处,一条活跃的鱼,摇摆尾巴,惊动了那朵沉寂浅黄色的水菱花,只见花瓣羞涩的垂下了头,一切的一切是滋润的,一切的一切在为他们祝愿、祈福,怎不让人流连忘返。

在岁月中,在时空间,爱情永久停留在七夕,两头架起鹊桥,牛郎织女,一东一西逾越茫茫银河,星星见证了深情的牵挂,和至死不渝的迷恋。3毛走近男女相爱的情人节,月光熔化了她。她回过头,招呼结伴的爱人,看对方时,便知彼此早已心灵相通。

3毛的故土江南古运河,晚上月光洁白。早上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这对连理枝,就这样涂遍了尘缘的色彩,化作浓淡相宜的水彩画。当紫罗兰在徐徐清风中,散发出幽幽芳香。1只翠鸟落在前面石头上,瞪大明亮的眼珠子,拍拍翅膀,翘翘尾巴,噘起红嘴巴,绕周围鸣叫几声,又去啄那朵梦幻般的紫罗兰。3毛怎能不领略这类无与伦比的幸福,灵魂自由飞翔。她在《收魂记》写道:我在一旁看见荷西将错就错的骗人,笑得我把脸埋在沙里像一只驼鸟一样。抬起头来,发觉荷西正对着我拍过来,我蒙住脸大叫着:彩色相机来摄洁白无瑕的灵魂啦!请饶了这一次吧!

是啊,我爱读三毛,我爱三毛,我想念3毛。

3毛对人间是夏季对冬季的热恋。她温顺干净单纯,像她这样的女作家很少,她广学多闻,常以智慧观照自性,真诚仁慈,为爱和苦难写作,在撒哈拉沙漠,矜抚孤贫,世界一路印着她的足迹,而她作为世界公民,更是荣上加荣。

沙漠仍旧一马平川,沙漠虽然空荡荡的,沙漠洪荒却永久多情,沙漠永久在追寻一头飘逸的长发,一身美丽的碎花长裙。

三毛远去的同时也永久留在撒哈拉沙漠。旅人们又走向另外一条路随风又唱:想起了沙漠就想起了水,想起了爱情就想起了你

小便黄有啥办法
喝什么去湿气好的快
月经不调怎样治
怎么查有没有血栓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