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芜湖信息港 > 汽车

海蓝小说骨气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51:46

很早已前我就听说,在长白山脚下有许多山东屯,没想到这次被分配到社区来工作,就在自己的辖区,那里就有几个地道的山东屯。所说的山东屯,就是那个屯子里住的全都得是山东人,进入屯子之后,那里的地方特色特别浓,很快我就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地,因为那些人讲的都是地道的山东话,大人小孩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他们张开嘴,那个山东口音就冒了出来,那个声音听起来特别亲切,仿佛就来到了自己家的门前。  据说这里住的基本都是闯关东那一辈人的后代,全国解放后陆续又过来一些山东人,可这些人与那些原住民都有着血缘关系。走入屯子,很快就会发现这里的人多数都亲属关系,或许他们就是从一个家族延续过来的。  那天到山东屯来,我们就有这样一件事,就是过来补充一位百岁老人的材料。  按资料上记载,梨树沟里面就有三个山东屯,也就是东沟、南沟、西沟。我们这次要去的是东沟,那里有位老人叫张百禄,材料上记载他已经一百零三岁了。  来到张百禄老人的家时,当时正好下起了雨,于是我们登记过后,便与他的家人交谈起来。这期间张百禄老人一直都没有与我们搭话,我们一行人虽说都已经礼貌的过去与他打了招乎,可老人他也只是礼貌的与我们点头示意,然后便仍然去忙他自己的事情,他好象是在做着一种什么操,就是两只手在胸前随意的摆动,而他的上半身也随着手的摆动一起恍动着。听老人的儿子讲,张百禄年过九十已后,他便很少与陌生人讲话,但与家里人在一起时,他还是很愿意交谈。与张百禄一同居住的是他的二儿子张宏刚,他现在的年龄也已经到了六十九岁。  张宏刚是个很健谈的人,他显然已经是我爷爷那个辈份的人,可当他听说我是从山东考学过来的之后,他便特意去给我们这些人去漆了一壶人参茶,说没想到坐在家里就能见到了山东的老乡。在这之后,我们便谈起了他的父亲,我们主要就询问老人平时是如何养生。张宏刚便打开了话匣子,说我父亲这个人,他一生都勤劳,在他年过八十已后,他还仍然要去地里干活,只是我们总会想办法挡住他;再就是他的心态非常好,清心寡欲或许就是他长寿的原因。我便与他讲,说也可能是家族的原因,比如你现在也是将近七十岁的人。张宏刚却连连的摇头,说我的身体可没法与我父亲比,现在我就能够感觉出来,自己没有他在七十岁那个时候有精神头。  随后张宏刚又谈起他父亲年轻时的一些往事,再后来他就把话题扯到抗战那个年月,或许他就是有意要表达一下张百禄老人曾经的光荣历史,而我们这些人会也都愿意听他讲那些过去年间的事情。  张宏刚随后就这样讲了起来。  说二战时期,侵华日军进入中国的数量,峰时曾达到过二百六七十万,后期因为其他的战场那边吃紧,于是就陆续从中国调离出去六七十万人,但这时在中国领土上仍然还保持有二百万数量的日军,而据守在东北地区的一百万关东军始终都没有调离过。这些侵略者除了镇压东北的民众之外,剩下的作用就是专门用来对付东北抗日联军,那个数量对比应当在一百比一这样的比值上。  当时东北还有一部分抗日队伍,就是那些以其他形式存在的零散的抗日游击队,这部分人数量也很大,可这些人他们所起的作用并不是太大,可能就是因为他们这些人没有主动的去袭击日军,或者说他们对日军所造成的伤亡非常有限,后来还有人说,这部分人可以忽略不计。  而真实的情况并不是这样,有许多隐蔽起来的抗日队伍,他们平时就是老姓。张宏刚特意强调了一句,说比如我父亲他们就属于这一类队伍。他们之所以要隐蔽起来,因为当时东北抗日军民的压力非常大,或许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力量。据后来我在工作中的有些调查,得知到这样一条信息,那会日军内部有这样一种说法,说对那些不强烈的反抗要回避,尽量不要把更多的怒火点燃起来。于是日军便有意识的放弃了一些进攻,他们也在回避着矛盾。就是对那些不主动攻击日军的抗日救国军,他们就尽量不去理会,他们只是把各路的抗日联军当做主要的进攻目标。  真没想到张宏刚他还知道的这么详细。后来我便顺口问了一句,说你过去是做什么工作的?他便笑着告诉我,说退体前我一直都在教书。  他这个话我有些不敢相信,就他这种口音还敢说是教书,当老师起码要讲普通话,不知那他这个书他是怎么教的呢?看到我还有些不敢相信神色,张宏刚便淡淡的笑了起来,稍过了一小会,他终于努力的纠正着自己的口言,于是就讲出几句类似于普通话的山东话,然后又笑着告诉我,说现在年岁已经大了,另外我退体也已经有些年头,既然退休在家,我也就不再讲普通话,可对于家里的孩子,我还是要求他们在工作岗位上讲普通话。  早些年前我就听说,日本人统治东北有十四年之久,没想到张宏刚他很快就把话题扯到了这个问题上。张宏刚淡淡的讲着,说在我爷爷那一代人,他们就闯关东来到了东北,那会来这边探路的人已经形成了规模,基本上是每个家族都要先派过来几个人查看情况,如果能落下脚,基本在第二年以后就会回去接家人,于是很快就会大批的山东人搬迁过来,这已经不属于闯的范围,就是搬迁,因来每个家族都会组织起几十口人或者上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就搬了过来。  到了一九三一年之后,因为日本人的势力已经进入到咱们长白山这一地区,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咱们中国人的苦日子也就开始了。我父亲是一九零九年生人,他经历了日本人侵华的整个过程,就是在从一时期开始,我们家陆续有五十八口人先后都死在日本人的手上。  那年我父亲已经三十岁了。在此之前,父亲的个妻子在生孩子时去世,于是我爷爷便再次替他说下了一房女人。去接亲的那天,我们家派出了三辆大车,去了十六口人,接亲的那个路程其实也不算远,也就四十多里的山道,听我父亲讲对方也是从山东过来的。  百禄,前面这条道可是有日本人设的卡子?六叔随口提示了一句,说要不我们就绕道回去吧?  哪有那么多说道,日本人咋地了!六婶反驳了一句,说绕道走杏树沟下午我们也回不去。  其实六叔六婶的对话大家都明白什么意思,六叔的意思是说,少爷他这又不是头一次结婚,咱们绕点道就能躲过日本人的卡子,这样也就能少惹麻烦。而六婶的话是在讲,走杏树沟那边要多走出去五十多里地,另外那条道也不好走,说不定还能遇到土匪。多数人这时候都没有准主意,因为来的时候日本人确实把大家都拦住了,虽然给他们已经送了红包,可那些日本人却一点都不领情,反而还把随车的几个女人更仔细的搜查了一番,说的更准确一点,就是卡子那里的日本人调戏了迎亲队伍中的几年轻女人。这帮畜生他们在年轻的女人身上随便的乱摸,还嘻皮笑脸的,直到他们摸够了这才放行。  六叔轻轻回了六婶一句,说我这不是在问百禄呢吗,另外小玉又长的这么漂亮,过卡子时,万一那些日本人为难起她怎么办?六婶便推了六叔一下,说这个事情得去和她们娘家人商量,不能就我们自己在这里瞎出主意。  于是六叔便从辆车上跳下来,他很快就来到第二辆车的跟前。而娘家人这边很快就给出了意见,说咱们可不能等到过晌再办喜事,不能起个大早再赶了个晚集。其实他们的意思六叔都明白,他们这些人就是想趁着黑天前再赶回来。六叔随在第二辆车旁解释,说咱们如果绕道杏树沟那边就能少了许多麻烦,这些日本人可不是好惹的。娘家人这时就有人说,他们不好惹还能咋的?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了他们不成!  两边始终都没有商量妥当,于是迎亲的队伍就仍然还要走梨树沟这里。其实有些事六叔做主就可以,派他来当男方代表,家里这边已经讲的非常清楚,大哥在他们临出门时还特意交待过,说老六,外面的事情就你说了算,不用去和谁商量。  家里人也都知道,六叔出门办事比较稳当,所以才把他派了过来。  六叔回到辆车上,他又和侄子张百禄讲了一句,说她们娘家人那边都不听劝,就非得要走卡子这边了。张百禄似乎就没有听到似的,他一句都没有回复。其实是六婶刚才吩咐了他一句,说不用听你六叔的,咱们就走这边了,一会回去你们得赶紧拜堂成亲,这个事情不能耽误。他们日本人再厉害还能拦下咱们不放行咋的!六叔见侄子也不理自己,于是他就接着讲,说那一会到了卡子那里,我们就再给他们一个红包,估计这会就又是一班岗了。六婶马上就反驳一句,说日本人是你亲爹咋的?用得着那么去孝敬他们!这回咱们就不给!六叔只是回头瞧了六婶一眼,他便再也没有说什么。  果然就和六叔说的一样,卡子这里又换了岗,还有两个当官模样的人就站在卡子旁边。  六叔走过去时,他朝着那个站岗的日本兵点了下头,并把两包香烟递了过去,因为一班岗有两个人。六叔说,我们是一大早从这里过去的,现在接亲又回来了。那个日本兵便点了下头,但还是做出一个手式,意思让人们都下车,他们要检查一下。于是众人便下车准备接受检查。这一班岗可能是因为旁边有两个当官的,于是他们大至检查了一下就把前面的人放了过去。等到第二辆车的人过来时,那两个当官的就赶了过来,他们直接就把小玉给拦截下来,说你的,这边的去检查!  小玉当时在车上已经听娘家人嘱咐过,说一会在过卡子时,你要尽量扔把头低下来。  因为在这个队伍中,就小玉打扮的漂亮,结果那两个当官的一眼就看到了她。另外小玉的头低的也太往下,她几乎就弯下了腰,结果日本人过去一把就抓住了他。那个年岁大一点的日本人,拉住小玉就奸笑起来,说你的!经济犯的!小玉就哆嗦的回答一句,说早上我吃的是小米饭。  那两个日本人不由分说,他们直接就把小玉带往卡子旁边的那个营房,而她身边的那些娘家人也一起跟着解释,说我们早上吃的确实都是小米饭。  六叔这时正指挥着前面的人赶紧上车,他忽然就听到后辆车的人都在讲什么小米饭,于是就赶紧转回来询问到底怎么回事,他这才发现小玉已经被日本人给带走了。六叔便冲着卡子这里的日本兵解释,说太君,我们都是良民,我们这是去接亲的。那个日本兵便冲着六叔挥了下手,说你的!那边的去!六叔没有办法,他只能忍气吞声的退回来,直到这时,六婶仍然还在讲,大不了就让他们摸两下还能怎么的,但她的语气已经明显的低了下来。  众人正在这里经历着日本人的检查,营房那边忽然就传来小玉的怒骂声,随后就是一声男人的嚎叫,众人便惊恐地转过头去,而那边突然就传来一声枪响,随后两边便都静了下来。卡子这里正在检查的日本兵他们只是一楞神的功夫,然后转过身就朝营房那里冲了过去。  时间不长,就见那两个把小玉拽过去的日本人从营房里走出来,其中一个人还在不住的甩着手,可那包着手的手帕上面明显的浸出了血迹,那个日本人嘴里仍然在骂骂咧咧的讲着什么,随后就见卡子这里跑过去的两名日本兵从里面拖出一个人,再仔细的看过去,那个人正是小玉。  小玉是头部中弹的,她光着下身,显然已经被日本人给强奸了。或许是小玉她太刚烈,她不认可被日本人给污辱,于是她就拚命咬了对方的手,估计她咬的太狠,于是就惹恼了日本人,于是她便在自己成亲的日子,就这样惨死在日本人的枪口之下。  六叔个就带头冲了过去,六婶却一把把侄子张百禄给抱住,说百禄呀,咱们可斗不过他们,还是先把头低下吧,咱们可不能再去惹祸了。  当时六叔还没有意识到小玉已经被日本人给打死,他只是觉得不能再把事情往大了闹,他只是想劝一句小玉,即使咱们吃点亏,这头一低也就能蒙混过去,可他如何都没有想到,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侄媳妇小玉她已经命归了西天。  随后跟过去的还有小玉娘家的那些人,他们现在也没有意识到小玉已经死了。或许他们也是想哄劝小玉几句,你已经是已经嫁出门的人,虽然你还没有赶到婆家,可你却已经从娘家这里迈了出去,现在既然发生了这种事,那就得看你婆家人如何来替你说话。  那一枪正打在小玉的眉心,那个枪眼还在朝外流淌着鲜血,她的眼神中仍然在透露着怒气,两个眼睛始终都园睁着。小玉的身子这会一动都不动,她下身光着,还沾上了许多血迹,已经分不清这鲜血是怎么粘上去的了。  有几个女人可能都是小玉的姐妹,她们疯狂的哭喊起来,小玉,小玉!你醒醒呀,你这可是怎么了?或许是有人发现小玉已经离去了,于是很快就暴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嚎,小玉呀!你到是回答我们一声呀!  那个场面似乎就失去了控制,两边的人突然就朝那个还在甩手的日本人冲过去,可迎接他们的却是几声清脆枪响,随后那个日本人便狂暴喊叫起来,八嘎!统统的死啦死啦的!  很快就又有几个人倒了下去,而这时便从营房里面冲出来十几个全付武装的日本兵。他们都端着枪冲向着人们。后来人们才知道,他们这些人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关东军。 共 751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包皮过长的症状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公立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