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芜湖信息港 > 军事

马蔚华在华盛顿与林毅夫酣畅之谈

发布时间:2020-09-17 19:05:05
马蔚华:在华盛顿与林毅夫酣畅之谈 “这就好比狼群。它们在不饥饿的时候是非常团结的,但是一出现饥饿,就相互吃,吃到最后,就剩 不下几条活的了。银行之间平时很注重同业合作,一旦出现危机,唯恐自己牵涉进去,抛售债券、拒绝 楼承板厂家 拆借,很快就把市场搞得血雨腥风。” 爱国忧民的切切深情,一丝不苟的学者风度,虚怀若谷的儒生气质,这些因子构成了林毅夫的个人魅力。他曾经备受争议,如今又被万众瞩目,在人生的浮沉中朝着既定理想倔强地前行。 不知不觉我与麦克唐纳竟然聊了三个小时。刚走出来,便接到秘书,说世界银行的林毅夫副行长要宴请我们。在林毅夫到世界银行任职前,我曾和他约好,请他来深圳讨论中小企业问题。来美国之前,我也列了计划去拜访林毅夫,对他的邀请自是欣然应允。 作为佐利克的得力助手、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兼副行长,林毅夫的地位举足重轻,在这场百年不遇的金融海啸中,他和世界银行是怎么想、怎冷冻离心机么做的呢?我对这次会面充满了期待。 林毅夫的传奇色彩 林毅夫生于我国台湾省宜兰县,是个传奇人物。据说其父给他取名叫林正义,希望儿子长大后为人正直,追求正义。曾子曰: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据此,林正义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毅夫”。 社会赋予了许多人展示自己的舞台,可是相比大多数人而言,林毅夫的登台是那么的艰难,甚至要以生命作为赌注。1978年,林毅夫以军人身份获得台湾政治大学企管硕士学位,被派赴金门马山播音站前哨担任陆军上尉连长,负责接待外宾参观第一线的任务。马山,是金门距大陆最近的据点,退潮时离对岸直线距离只有2300米,军士们通过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岸居民的活动。 对岸就像少年时不时涌入心中的理想,时时让林毅夫心潮澎湃;海浪声传来的阵阵呼唤,让他无法拒绝。他的心思简单而神圣:就是要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 1979年的一天,林毅夫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马山播音站,决定游向对岸。听着海水的咆哮,他的心中也充满恐惧,然而,一想到马上就可以找到归属,他立刻兴奋不已。犹豫片刻之后,他纵身跃入海中。 不久之后,林毅夫便进入北京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专业学习。凭借对西方经济学理论的熟悉以及流利的英语口语,林毅夫很快在强手如云的北大经济系脱颖而出。一次偶然的机会,林毅夫得到了世界经济学大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荣誉教授西奥多·舒尔茨的赏识。1982年,林毅夫获得北大经济学系政治经济学硕士学位之后,远涉重洋,求学于芝加哥大学,师从舒尔茨,学习农业经济。 1987年,林毅夫学成回国,这是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个“海归”经济学博士。他将所有的热情投入到经济学研究中,以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作为研究方向。 这期间,林毅夫历任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副部长、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研究范围横跨发展经济学、农业经济学、制度经济学等多个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一直以来,他都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倚重的经济学家,对国计民生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为中国经济的腾飞作出了贡献。 在华盛顿“重庆楼”上的会面 2008年2月4日,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正式任命林毅夫为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这样一个传奇人物,他的悲悯情怀、救赎之志,能否承受起这场金融风暴的救赎之重呢?带着疑问,我们前往约定地点—华盛顿重庆楼。 重庆楼是华府有名的中国餐馆,这里的厨子秉承了正宗川渝菜系的传统,毛血旺、口水鸡、酸菜鱼都做得很地道。 中午1点左右,林毅夫和世界银行下属某公司首席财务官凯文到达重庆楼。虽然我和林毅夫认识很久了,但在这里相聚,还是很难得的。稍事寒暄之后,我向二人介绍了本次来美国的主要目的。林毅夫很随和,20多年过去了,他的普通话还是带着一丝台湾宜兰乡音。说到我们收购了永隆,纽约分行又马上开业,他关注地问我:“马行长,今年招商银行(600036,股吧)的经营情况怎么样?”我笑着说:“上半年业绩不错,净利润和每股盈利同比都增长110%多。下半年增幅可能会下降,降幅还不会小,银行业的冬天这回可是真的来了啊。” 林毅夫愁眉稍展,也笑了起来,说:“招商银行一直都是做得不错的,我相信你们能渡过难关。而且,国内的情况比起这里,还是好很多啊。” 络泡沫的“复仇” 我不无担忧地问道:“林行长,您看金融风暴的态势在年底的时候能稳定下来吗?”林毅夫思考良久,然后说:“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本次金融风暴并非正常的事情,我们对危机的应对都是依靠以往的经验,一旦超出了经验,就得摸着石头过河了。” 这次危机的确与以往不同,但恢复市场信心是万变不离其宗的解决方法。“金融危机实质上就是信心的危机,”我对林毅夫说,“雷曼一被撂倒,立即导致了市场的雪崩效应,人们的信心在瞬间垮了。所有银行都聚精会神地关注、猜测,下一家倒闭的将会是谁,并迅速抛售持有的这家机构的债券。什么叫危机?这就叫危机。如果大家都去卖摩根士丹利,摩根士丹利肯定倒;卖高盛倒的就是高盛。” 林毅夫深为认同,他说:“抛出雷曼原本是为了杀鸡儆猴,但这只鸡确实是不该杀的,鸡杀了,市场信心就没有了。”他叹了一口气,说:“这就好比狼群。它们在不饥饿的时候是非常团结的,但是一出现饥饿,就相互吃,吃到最后,就剩不下几条活的了。银行之间平时很注重同业合作,一旦出现危机,唯恐自己牵涉进去,抛售债券、拒绝拆借,很快就把市场搞得血雨腥风。” 聊到危机产生的原因,凯文认为:“深层次追究的话,是美国的消费观念导致了今天的问题。借钱消费引发了经济危机,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它是真的。”这种借钱消费刺激美国经济增长模式的鼻祖是格林斯潘。经济危机以来,他的理念备受质疑。格林斯潘信奉市场有很好的自我监管功能,而且对风险具有自我恢复和抵消功能,主张放松对市场的监管。 凯文说:“引用格林斯潘自己的话说,‘现在美国的金融形势很好,到处都有减震器。但它到底在哪里呢?我也没有看到,但肯定是有。’现在好了,老人家吹捧的减震器失灵了。” 我看看林毅夫,他若有所思,接过凯文的话说:“我一直觉得,金融危机是络泡沫对市场的报复,是格林斯潘为了解决互联泡沫破灭所采取的一些措施对美国经济造成的影响。” “从常规上看,当时美国经济本应该承担一次泡沫破灭带来的萧条,但美联储一直拒绝接受这个事实,连续27次降息。这一举动增加了市场的流动性,贷款和投资增多。更重要的是,侧面刺激了美国的房地产市场,他们成功地避免了美国经济萧条,弥补了互联泡沫破灭引起的财富流失。” “当时大家只有一个企图,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刺激经济增长,在此背景之下,金融创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创新跟上来了,监管却一直滞后,人们认为监管是不好的,是保守的。市场自己会监管自己,这些观念导致了这场金融危机的爆发与蔓延。为了解决一个问题,却制造了一个更大的问题。” 2000年3月,互联危机全面爆发。曾经备受关注的互联经济像泡沫一样瞬间破碎,被科技与概念冲昏了头脑的投资者纷纷落马,美国经济眼看着就要迎来一次严峻的挑战。此时的美联储,掌舵人还是信奉自由经济的格林斯潘,在他的主持下,联储多次降息,这一措施很快奏效,表面上平息了互联泡沫的危机。 然而,格林斯潘等人并没有想到,他们对流动性总量的调整,并没有解决资源投入的结构性失衡问题,反而为另一种失衡创造了机会。到2003年年中,联邦基金利率降低到1%,达到过去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点。在宽松货币政策刺激下,大量的幸存资本从络版块逃逸到具有丰厚回报的房地产领域,美国房价经历了一轮史无前例的疯涨。数据显示,在2001年至2005年4月间,私营领域新增工作岗位中有43%与房地产行业有关,房地产泡沫现象可见一斑。利欲熏心的放贷机构于是乐此不疲地发放次贷,从中赚取丰厚的回报。祸根在一片繁华中悄然种下,伺机爆发。 评级机构的失职与失责 林毅夫说完,大家都表示赞同,我补充说:“监管是一门艺术,需要在支持创新和防范风险之间根据市场的情况不断寻求平衡。作为本次危机第一阶段的次债危机,具体来说有两类机构是其产生的根源:投行是始作俑者,而评级机构则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投行不断地包装CDO,而评级机构并未尽责。在利益面前,他们未能坚持公正的立场,对高风险债券给予了过高的评级。有报道说:“华尔街在年涌现大批CDO产品,三大评级机构通过为它们评级赚取丰厚利润,总收入由2002年的30亿美元升至2007年的60亿美元,其中穆迪的盈利在2000至2007年间就升了3倍。” 因为评级机构的盈利来源是金融机构而非投资者,因此,所谓的“专业评级”,也早已在金融机构的糖衣炮弹中沦为粉饰的工具。 同时,评级机构反应迟钝,在相关债券信用质量严重恶化时未能及时更新信用评级。从整个危机的发展过程来看,评级机构的动作有意或无意地、主动或被动地慢了节拍。事实上,次贷危机于2006年底便已初现端倪,在2007年三、四月间正式爆发,大量次级贷款和中间级贷款违约风险急剧上升,导致相油温机关的债券和衍生产品质量严重恶化。但直至2007年7月,评级机构才开始大规模调降次级债券的评级,这一动作反而引发了市场的恐慌性抛售。在此过程中,评级机构不仅未能起到预警作用,其评级更新甚至远远落后于事态发展。 而且,整个评级体系存在严重的制度性缺陷,评级机构出于利益考虑没有动力去纠正这些缺陷,甚至放任一些低级错误的出现。 “在次债还未到来的时候,经过评级的CDO被卖给全球的投资者。这时候投资者已经远离了风险源,因此次债风险的隐蔽性很强,事前确实很难被预见到,很难看得明白。”对我的看法,林毅夫表现出很大的兴趣,说,“您说得很对,评级机构并未履行其职责,在对抗风险上,投资者基本是孤军奋战。高盛的次债损失少,但他们的高层在剑桥学习班上讲课也承认:并非是有先见之明,只是恰好在风险爆发之前将这些债券卖出而已。不过,高盛管理风险的方法值得借鉴,他们在产品研究部和风险管理部之间设防火墙。当两个部门的意见越来越分歧,对事务看法的矛盾越来越突出,争吵越来越厉害的时候,高盛就会警觉,就会非常慎重,首席风险官就会亲自过问此事,他们在避免次债危机的过程中就是这么做的。” 林毅夫身上渗透着为国为民乃至为整个社会思考的忧患意识,言语间也表现出他作为一个学者的知性与缜密,真心希望他和世界银行能在应对本次危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作者为招商银行行长)
太原白癜风较好医院
太原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太原白癜风治疗
太原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