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芜湖信息港 > 美食

曾经阳光灿烂

发布时间:2019-06-13 20:24:14

曾经,阳光灿烂

阳光透过玻璃窗暖暖地洒下来,陈晓晓趴在课桌上,呆呆地盯着阳光下飞舞的细尘,方黛做在离她不远的课桌上,大声叫着:“晓晓,快过来,楼下经过一特帅的猪!”

很多年以后,这个画面仍定格在陈晓晓的脑海来,想起来,丝丝抽痛。

陈晓晓和方黛怎样成为死党的,她已经记不清了,只是,方黛的鲜明活泼与她的沉闷平静倒是互补长短,这应该是他们能保持友谊的重要原因吧。方黛这人特牛!陈晓晓每每想起方黛,都只能这样形容她。

在学校,无论是校长,教务处主任,还是门口的警卫,甚至扫厕所的大妈,对她都耳熟能详。只是校长提到方黛,总是一副欲言又止,千言万语道不尽的模样,倒是清洁大妈说到方黛时两眼发光,嘴皮子乱翻,仿佛她的事她清楚不过。其实这些,都因了方黛有一个市长老爸,偏偏她又不是标准的乖学生,迟到旷课那是家常便饭,常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那才叫个语不惊人死不休。好几次被脸色铁青的班主任叫去,回来时仍一副阳光灿烂的样子。再后来换班主任被脸色铁青的校长叫去,不过回来是就脸色灰败。

陈晓晓有时想,方黛怎么老揭政府的短儿,学校的短儿呀?她老爸还是市长呢!想不明白了,就问方黛,方黛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你傻呀!不这样那能篇篇都登,没得登你还有冰淇淋吃呀!”这话当时陈晓晓信以为真。直到方黛死后,晓晓卧病在床之时,才恍惚明白,这也许只是方黛引她父亲注意的方式而已。

其实方黛并不如陈晓晓看到的那么光鲜,那么明亮,她像一个苹果,迎着阳光的一面红得那样张扬,那样醒目;背光的一面却苍白得无奈。她有个做市长的爸爸,不要以为有个高官做父亲是件快乐的事,至少,她就从来没有快乐过。她宁愿父亲是一个普通人,只要他与母亲相爱,只要他用温柔的眼神看自己的女儿。只不过,这些平常家庭的基本温暖,在方黛看来,难于登天。但她不能表现出她的无奈,她的无助,在学校,她永远是开心的,这才符合他市长女儿的身份。

陈晓晓有个温暖的家庭。爸爸是个公司的小经理,钱虽然赚得不多,却足够平常家庭开销,只是要稍微买点贵重的物事,如钢琴之类,便要省着点,挨个两三个月,也能添一架。只不过陈晓晓不学钢琴,所以不用省着点儿。妈妈是个贤妻良母,看丈夫的眼神永远温柔,看女儿的眼神永远怜惜,说话温温柔柔,做的饭菜直追酒店大厨。这样的家庭造就了晓晓不愠不火,老实沉静的性格,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只是方黛形容她“傻兮兮”。

陈晓晓与方黛成了死党以后,老爱跑去操场看男生。私底下方黛统称男生为“猪”,那个班的“猪”丑得长江黄河倒着流,那头“猪”又帅得哈雷彗星撞地球``````总之谁的长相到了方黛嘴里都是惊天动地的。那时的方黛,简直是陈晓晓的偶像,方黛的每一句话在陈晓晓耳朵里都是字字珠玑,恨不得拿笔一一记下,好闲时回味。

陈晓晓次带方黛回家玩,爸爸听说是女儿的好朋友,忙张罗着要带俩小姑娘出去吃大餐,兴奋得很。

“还是在家里吃吧,外面那有家里吃得有营养呢。”妈妈温温柔柔地建议。

“恩!好,就是,当然家里有营养了!”刚才还兴致高昂的爸爸,这会儿马上转了舵。陈晓晓到是见惯不怪了,方黛的连上却浮现复杂的神情,有羡慕,有自怜,有恼怒……只是沉浸在天伦之乐里的人,又有谁会察觉到呢?

方黛自此不肯再去陈家。每次晓晓提起,都找借口推托,陈家夫妇偶尔想起,问女儿你的好朋友怎么不见来了,晓晓也照方黛的借口原封不动地答复。

春暖花开,又是一年过去了。陈晓晓与方黛的二人行变成了铿锵三人行,因为方黛有了个男朋友。

“他很帅。”那天从操场回来,陈晓晓如实对方黛说。方黛狡颉地扬扬眉,阳光在她周围晕出一道光圈,使她看起来像个调皮的天使。

天,第二天,第三天……在距离陈晓晓说这话的一个礼拜后,那个男孩成了方黛身边的护花使者。于是三人开始频繁地出入校园,只是陈晓晓有点儿不明白,电视里谈恋爱不都是两个人吗,怎么到方黛这儿变了三个人,那个男孩不像方黛的男朋友,倒像两位千金小姐的保镖。这对于陈晓晓来说是段迷惑而又开心的时光,因为书包有人提了,买东西不用去挤了,她形容这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只是这阳光并没灿烂多久。一个暮色似血的黄昏,陈晓晓坐在教室透过窗户看那红得像浸透了血的太阳沉沉地隐没在山背后,突然觉得有点儿头晕,继而听到一阵骚动,有人大叫“有人跳楼了!”陈晓晓忙伸出脑袋向下望,只看见一个女生趴在底楼的花坛旁,头侧着,有血慢慢地延伸,一只手耷拉在花坛边缘,手腕上那串珠子闪闪亮刺得陈晓晓眼睛很痛,她记得,那是她送给方黛的生日礼物,当时方黛喜欢得不得了,说以后进棺材也要戴着它。陈晓晓眼前出现一片彩虹,五颜六色的晃得她眼花缭乱,接着便“咚”地一声,什么也不知道了。

陈晓晓大病了一场,病中班上同学老师都来看过她,从同学嘴里,老师眼里晓晓依稀知道些什么,在加上报纸上斗大的字《本市挖出大蛀虫——前任市长```》。只是晓晓不明白,方黛难道就此轻生?

一日,晓晓睡得迷迷糊糊时,看到了方黛,一副凄凄的样子,和在学校时那灿烂的样子判若两人。

“晓晓,我不快乐,你有温暖的家,有关心你的爸爸妈妈,他们又那么相爱;我的市长爸爸,从来不会过问我的生活,我的学习,他和妈妈永远是冷眼相对。晓晓,我若去了,你会想我吗?”方黛的声音好飘渺,身影好模糊,她像风。晓晓拼命想抓住她,可手到之处,总是空空如也。

“方黛!”晓晓大叫出声,早已惊出一身冷汗。

“怎么了,怎么了?”爸爸妈妈神色紧张地冲进来,看着父母疲倦却仍关心的面容,晓晓突然明白方黛不肯再来她家的原因了。

陈晓晓病好之后,那个男孩来找过她一次,惶恐地告诉她,方黛自杀之前自己曾提出分手,是否因此害了她。看着他惊慌不安的眼神,晓晓仿佛又看到他们三人行的时候,眼睛里就有东西要涌出。这是方黛死后,陈晓晓次流眼泪,她明白,方黛是永远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

陈晓晓后来转了学,在新的环境里,她有新的生活,新的朋友,她宁静祥和的气质征服了很多人。“陈晓晓是个睿智的女生。”知道她的人都这么说。只是,那个曾经居高临下说她“傻兮兮”的人,和她们的那些事,已经永远成为她心头的刺,一旦触碰,便隐隐作痛。

阴虱
怎么做一个品牌策划,四大重点
健康快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