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芜湖信息港 > 法律

陈平解释没意义

发布时间:2019-06-09 13:10:07

陈平:解释没意义

本报 王潇雨 北京报道

从3月4日晚公司被曝“将要解散”之后就一直“消失”的星辰急便创始人陈平,在“闭关”三日之后终于愿意出来直面外界的质疑。本报在此前多方联系未果的情况下,于3月9日下午接到陈平打来的,坦诚地向讲述了自己这几天来的心路历程以及公司现状和对未来的想法。

闭关三日

《华夏时报》:从3月4日这件事传出来到6日这几天你都没露面,于是外界认为你“跑路”了,当时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愿意出来面对公众?

陈平:我并没有跑,一直在处理关于此事的各种事务。在风口浪尖上我觉得自己没必要出来,这样只会把事情越搅越浑。这种时候解释也没意义,只能先把自己需要处理的事情赶快处理好。

《华夏时报》:正因为“消失”了两天,事态迅速扩大并难以控制,你是否后悔没及时出面来应对?

陈平:这件事涉及到鑫飞鸿,涉及到宅急送,涉及到阿里巴巴,涉及到国家邮政总局,涉及到我们的客户和员工,既然关系到这么多方面,我作为矛盾的主体人物出来凑这个热闹,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说。如果我替自己辩护,涉及到的那些方方面面能认可我所说的么?如果我不替自己辩护,大家能认可我么?如果我把都揽到自己身上,大家也未必能原谅我。这种时候不管我显出真实或者虚假,都不可能被认同和理解。

《华夏时报》:上流传关于公司状况的短信来源是什么?

陈平:我并没有发那条短信,我也不知道是谁发的。我在公司内部跟一些员工交流时透露了公司目前状况的信息,与短信上所说的出入不大。但这些是公司很核心的一些问题,肯定不适合对外公布。

翻身后不会走老路

《华夏时报》:公司目前资金状况到底是怎样的?是不是已经像短信上所说的那样一无所有?

陈平:我们目前的资金情况比较复杂,简单说就是类似于三角债,我们有欠别人的,也有别人欠我们的。目前我们主要工作就是要梳理账务,但我们决不是赔得什么都不剩。

《华夏时报》:阿里巴巴给你们投资的总额是否达到了7000万?你与他们有沟通么?为什么没见到他们对此事发表一些意见?

陈平:具体的投资额我不能说,这需要你向他们求证,阿里巴巴作为我们的投资方,我并不方便对他们做出评价,这是一个职业操守。

《华夏时报》:星晨急便跟鑫飞鸿目前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陈平:实际情况是我已经跟鑫飞鸿达成了收购的意向,但我们的股东们还没有终批准。但两家公司在业务上的合并运行已经开始了。

去年我给鑫飞鸿转了2200多万元用于偿债,他们在2010年和2011年分别在成都和上海做了一些投资欠下了不少债务,比如说在成都购买了一些车辆投了800多万元,在上海盖房子投资了1000多万元。这些都是在公司有账目可以查的。

《华夏时报》:公司的声誉很重要,星晨急便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从事快递业务的资质都有可能被吊销?

陈平:如果邮政总局说不让我再做,那我就不做这个事了。如果能继续做我还是希望能够继续下去。毕竟做这行二十多年,有一些经验,并且我热爱这个行业。如果说不是行业法规不让我再做这个事的话,我自己本身是不愿意放弃的。

《华夏时报》:你觉得自己还有机会翻身么?

陈平:(笑)不管以后怎么样,我觉得我肯定不会再按照做星晨急便的思路和模式来做,而且也会探索新的市场定位。很多事情我都没有去尝试。至于外界认为我从此倒下了,这我并不在乎,如果我把名誉看得太重那才真叫倒下了。

阴道癌
小程序可以做分销吗
小儿癫痫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