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芜湖信息港 > 教育

永恒剑主 百一十六章 动手 下

发布时间:2019-12-05 04:51:39

永恒剑主 百一十六章 动手 下

“需要选择心血祭炼法器了....”他提起红花剑,眼下合适的就是它了。

没有丝毫犹豫,他咬破舌尖,对着剑刃喷出一口精血。

然后伸出食指中指,并在一起,缓缓从剑刃根部往上抹去。

冰凉的剑刃随着林新的手指摸过,所过之处,全都缓缓泛起更加浓郁的红光。那是熔岩铁被先天之气激活后,自然泛起的光晕。

但林新隐隐有些觉得,这红光之中,仿佛带着一丝血色。

随着手指均匀的抹到剑尖。

他猛然将体内全部的先天之气一并涌出,注入红花剑。

同时血元决的心血祭炼法决,也开始引导着先天之气混合着红花剑上的精血进行融合,并在剑内打下完全属于自己的精神印记。

意识精神不断在红花剑内引导着先天之气,布置下一个个祭练阵法。以先天之气在红花剑内部结成阵法。这是阵法精通者才能使用的方法,若是一般人,就只能用水磨工夫,花长时间磨合。

不一会儿,他全部的先天之气都涌入剑身,体内一阵空空荡荡。

约莫数个呼吸之后。

轰然一下,剑身内的所有先天之气陡然倒灌而回。

林新气血激荡下,面色一红,感觉倒灌而回的先天之气中,隐隐有着一丝丝以前完全没有过的晶莹感。仿佛多了些什么在里面。给人一种更加圆满的感觉。

引导着这股全新的先天之气,他开始试着在小腹结下小归元。

但这股先天之气似乎不怎么听指挥,还需要时间磨合温养。

林新没有迟疑,妖符种捏在手中,内气注入。

嘶..

马车骤然出现在他身后。

他纵身后跃,刚好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厉喝。

一道白光急速朝着他射来,光晕内是一个身负长刀的强壮面条人。正是上次重创他的那家伙。

林新朝他一笑,身子隐入车厢,车门关闭。直接消失在半空中。

轰!

地面直接被白光一下砸中,炸开一个大坑。

面条人手握长刀。站在坑内。看着周围一片血腥惨不忍睹的场景,他面色铁青。

啊!!!

猛地他仰天狂吼起来。

“你...跑不掉...!!”他用的是林新也能听懂的语言。

**************

车厢内。

林新重新看了下自己的状态栏。

‘小归元诀――第九层。(完成度40%)(杀伤+9,体质+9),附加效果:剑气。’

坐到座位上。他又看了眼身边的那个尸体。确定他还是保持的原状,心头也略略松了下。

缓缓调息内气。林新感觉自己和红花剑之间隐隐多出了一丝联系,仿佛红花剑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随时可以如臂指挥一般。有种血肉相连的感觉。

每一次调息。先天之气都会流入红花剑,然后又反过来流回自己体内。

“这就是第九层....大圆满。之后就是冲击小归元了,一旦结成小归元,就能真正凝聚灵气。成为练气。”

林新心头隐隐有些澎湃,这么多年了。他一直以来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成为练气士,不只是带来的力量,财富。权势,而主要的是,对长生,对仙道,对世界未知的那种渴求。

他不甘心只活上短短几十百把年,便化为一堆黄土消失。

马车缓缓停顿,车门打开。

林新睁开眼,抱着红花剑下了车。

他回头看了眼车厢,那个白衣尸体似乎正在黑暗中,安静而诡异的注视着他,仿佛是在嘲笑什么,又像是在期待什么。

隐隐的,他感觉,这样利用妖符种杀戮提升修为不是个好决定。

但既然已经做下了,那后悔也没有意义。

幽静而阴森的内院里,林新抱着剑走到萧玲玲生死与共的大树下,坐到白天萧玲玲所坐的那个位置。

他盘膝继续开始温养红花剑。

核心法器需要长时间的心神交汇,先天之气交换循环温养,才能逐步达到心剑合一,如臂所指的境界。

同时反馈回来的先天之气被补全后,也能真正为结成小归元打下基础。

不知不觉间,林新再度睁开眼,已经是仰躺在床上了。萧玲玲还在身边侧躺着,依偎着他睡觉。

他侧过脸,看着萧玲玲一如既往的狐媚面容。

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胭脂香气。他伸出手,轻轻抚摸萧玲玲光滑的脸颊。

回想起之前十多年时间,一切仿佛如在梦中。

“一转眼,就过了这么多年了....”他心头低叹。前一刻的记忆里,他们仿佛还在试炼洞中相互依靠,下一刻,却已经到了十年后....

萧玲玲的脸颊微微冰凉,光滑而细腻,仿佛上好的温玉。

林新有些不舍的收回手,起身下床,缓缓穿衣佩剑。

他要一个人前往月间峡,为了父亲的安全,这次是必须要去。

而从山庄到那边,需要一早就出发,晚上才能到达。

*********************

黑色天空悬挂着上弦月。

月间峡内,山谷乱石嶙峋,各种奇异形状怪石遍布整个峡谷。两侧群山一片死寂黑暗,仿佛根本看不到半点活物一般。

林新提着剑一步步的走在峡谷中。月光洒在他身上,反射出淡淡的白色。月白色的下裳裙摆不时在脚下乱石上擦来擦去,很快便沾染上了一抹灰黑。

林新不以为意,一步步的在月间峡中行走着。

不多时,月亮升到正中夜空时。

他停了下来,朝着四周张望。

“这里就是约定的地方,出来吧。”他朗声道。

话音荡开,不一会儿,两个人影缓缓从角落黑暗中走出,一前一后,分别将林新包围在中间。

其中一人手里提着一个布袋。里面似乎是个人。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星劫堂?”林新看了眼布袋,问道。

那提着布袋的男子微微一笑。

“蛮聪明的,这么快就猜到是我们了。”

“你们十年前来刺杀过我一次。这么多年没来,难道不是放弃了么?”

林新平静道。仿佛丝毫不担心林志文的生死安危。

“放弃?怎么可能!”那女子冷笑道。“我们星劫堂接下来任务,无论时限,都是要必须完成的。否则我们根本就不接!”

那男子解开布袋。里面顿时露出林志文昏迷的身体。

他一把将林志文丢在地上,拔出腰刀。唰的一下指向林志文头部。

“好了,要是不想害你爹死,就老老实实的听我吩咐!”

林新双眼一眯。

“你身上花招不少。符剑,符器。都要给我丢过来!”那男子嘿嘿威胁道。“单身赴险,我就不信你不会带上你的好东西出门!”

眯眼看了对方一阵,林新缓缓伸手取下身后炎阳符剑。以及通明符剑,红花剑等,一一全部丢在地上。

“还有别耍小心思,上次我师妹被你用毒阴了一次,这次把你的所有身上东西全部都丢出来!”那女子却是更加谨慎。

林新顿了顿,面无表情的将身上东西一一丢出。其中有丹药瓶子,各种符纸,还有一些隐秘的小部件,通明符石也在其中。

“全部都丢过来,给我!”

女子大声道。

林新看了她一眼。弯腰将东西一一丢过去。

那女子赶紧一样样的捡起来收好,不时眼中还泛起喜色,看得林新微微有些怜悯,对一个还不到先天的对手的财产,一个练气士居然露出这种表情,可想而知她平日里的生活有多苦了。

“师妹,可以动手了。”男子嘿嘿笑道。“没想到这家伙真的这么听话。”

“不急。”女子收好东西,“这家伙不像束手就擒的人,我怀疑有诈!”

林新面无表情。

“有诈?你们修为都远胜于我,还会怕我一个练气不到的普通先天?只要你们放了我父亲,我一切都听你们的。”

“不行!”女子抬起头,却是异常谨慎。“你先自断一臂!”

“自断一臂?”林新愕然,有些好笑。“你觉得我像那种傻子么?”他如同看白痴一般看女子。

女子也是有些愕然,料不到林新到了这个时候还这么轻松。

“不对!有诈!”陡然间她一下尖叫起来

但已经来不及了,林新一个倒跃,纵身电射向身后男子,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炸开一团团幽蓝火焰。密密麻麻,仿佛全身上下都是那种幽兰光晕。

男子一惊,赶紧一剑刺向林志文,但却愕然发现一根黑色银纹的根须藤蔓破土而出,挡在他前面。另外还有树根将林志文一下拉进土里。

“区区食人花!”

他灵气催运,加速剑式。

铛!!

根须藤蔓一下炸开,他自己的一剑也居然被挡下了。

男子还想催运灵气,却愕然发现身体一阵无力,根本使不上劲。

“有毒!”

他完全想不到,林新明明全身上下都没了东西,下毒之类的丹药药粉也都没有看到他用,到底是什么地方用的毒!?

林新此时已经到了他身前,一掌拍来,看似轻飘飘。但先天之气骤然凝聚,手掌边缘隐隐泛起一层白光。

隔得近了,男子这才清晰的看到,林新居然手上身上全部都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某种阵纹。

他....他居然把阵法刻在自己身上!!!(未完待续。)

如何给儿童止咳安全用药
什么药治疗胸闷气短
心悸心律失常如何治疗
儿童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