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芜湖信息港 > 时尚

借地纠葛

发布时间:2019-08-16 17:19:33

核心提示:眼看一年又过去了,在温州今年强势拆违风暴中,该企业1 年前已完成留转的土地上却仍被违章建筑所盘踞。

一方是合法取得土地使用权的企业;一方是集体土地划归国有后,未得到补偿的村民。于法,取得土地使用权依法开发无可争议;于情,村民群众表达的诉求也不无道理。如何化解?相关部门正面临考验。

连日来,徐洪钱心里异常憋闷。

眼看一年又过去了,在温州今年强势拆违风暴中,该企业1 年前已完成留转的土地上却仍被违章建筑所盘踞。

徐是全国以残疾人生产摩托车的福利工厂 浙江幸福摩托车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幸福公司 )的当家人。该企业是浙江省重点福利企业,曾被国家民政部授予 模范福利企业 。

1998年,幸福公司因原有的厂区不够用,于是拟在已征得使用权的乐清市乐城镇(现已改成乐城街道)湖上岙村土地上兴建新厂区,却没想陷入 转而未供 的怪圈,一拖就是1 年。

一筹莫展的徐洪钱越想越不明白: 1 年前,我们就完成了 农转用 的合法使用手续,并缴纳了各项费用,为何至今土地都供不出来?

在徐洪钱看来,目前困境的原因,则在政府,农民至今都没得到一分钱的补偿,企业也被制约了发展。 我们能理解村民的难处,到现在没有拿到一分钱补偿款,换成我,我也不答应。 徐向《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坦言, 按规定,所有征地费用在1 年前就交给政府了,是政府善后工作没有做好,现在怎么就让我们背包袱、受委屈?

两部门协调 借地

这还要从1 年前说起。

记者了解到,乐清市当时征地环境比较宽松,企业可以任意选择,各村两委班子成员对此也很积极,都希望企业能落户到本村。1998年12月,幸福公司因发展需要,就近选择了湖上岙村的一块土地,准备征用。正在幸福公司、湖上岙村双方达成一致并落实征地报批时,该市决定将第三中学校址选在该村,而且此地块正在幸福公司拟征地的对面。此举,让该村骑虎难下,幸福公司迫于年度审批土地年底将结束的压力,于是出现了 借地 保证书变通解决的办法,并承诺借用两个月,共 借 水田地28.868亩。

此举在湖上岙村看来,这块地是借给幸福公司解燃眉之急的,按照相互之间约定,就应该归还。

对于 借地 行为,幸福公司总经理陈爱微向记者坦陈: 因为当年向湖上岙村征地时,事先已经做了大量前期工作,包括价格等问题都与村里谈妥了,于是我们才开始向相关部门报批。但后来村里的村民见地块升值了,就不干了,而此时我们的批地手续也办得差不多,距离规划许可证发下来不过几天时间。时值年底,眼看作为省重点技改项目报到省政府审批的用地指标过了年底就要作废,为了应急,只好在工业、民政部门同志的协调下,向村里出具了这张 借地 保证书。

关于 借地 一说,时任乐城镇工业办公室主任的金献松既是亲历者也是参与者。他在乐城街道组织的一次座谈会上介绍: 当时幸福公司要增加一条生产线,约需土地20亩,于是通过我与湖上岙村干部协商,初步意向土地定价为6. 万/亩-10万元/亩,该村干部口头同意,但未落实和签订协议。正在协商的过程中,乐清市决定把该市第三中学选址在该村,并征该村土地160亩。

在此背景下,村里就不同意将与三中一路之隔的土地再出让给幸福公司,但此时幸福公司在该地块已经做了前期工作,且审批土地有时间规定。鉴于此,才起草了一份 借地保证书 ,由徐洪钱签字盖章。先借两个月,上报审批后,企业再到别的地方征地,再将指标划到别的地方。 为了慎重起见,我当时还要求民政工业公司的薛同志也签字作证。 金献松如是说。

终,浙江省人民政府于1998年12月17日以浙土字【1998】1290号文件批准征用土地,实现了 农转用 的流转。

转而未供

徐洪钱向本报记者出具了1998年12月征地时经有关部门审批的选址书、各类审批表、征地协议书、规划许可证、批复以及相关税费的证明等等材料。 当年征地时相关审批手续齐全,湖上岙村委会也在征地协议和审批表上盖章同意把地征给我们。 徐洪钱说。

按照村民的想法,1998年征地时,该村干部在未征求原村民代表大会和其他村委会成员意见的情况下进行的,不代表民意,也损害了全村村民的利益。

对于是否通过村民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同意,有关部门的意见是,1998年征地时都是协议出让或划拨,只要地方和村集体达成征地意向,符合条件就可以到土地局报批,2006年才开始实行 招、拍、挂 。

浙江省要求征地要开村民代表大会,从2005年开始才有要求,之前没有要求,也就是说不需要通过村民大会同意,只征求村委会意见就可以了,只要村里公章盖下来,法人代表同意签字就可以。 乐清市国土资源局征地事务所所长卢韶华对此做出如上解释。

在徐洪钱看来,对这块地的征用都是透明、公开的。 万般无奈之下才出 借地 下策。 徐洪钱有苦难言, 为了这块土地我们和村委会干部反反复复谈过多次,迫不得已 借地 ,相关部门也参与其中。我们的初衷是,征地手续完成之后,可以继续谈。事实上我们后来也谈过很多次,也提出联合开发或按照工业用地的相关规定给予合理的补偿,这些都是基于村民的利益考虑的,但都未能达成一致。

湖上岙村不同意幸福公司进场施工的另一个理由是,村民至今未收到企业支付的征地补偿款。记者了解到,在《统一征地协议书》中明确写明,乐清市统一征地领导小组办公室需给予该村补偿费1 8万余元。但经现届村委会清查村财务记录发现,该村从来没有收到过所谓的土地补偿款。

对此,当地政府部门认为,1998年征地后这块地的所有权已经从集体变成国有,与湖上岙村无关,但由于当年征地时幸福公司和湖上岙村委会私下以不规范的 借地 方式来上报审批,所以这笔征地补偿款至今未能到位。

幸福公司则认为,这块地在法律上的使用权属于自己毫无争议,他们也陆续向政府缴纳了各项费用,这笔补偿款应由相关部门及时划拨到村里。另外,根据工业用地补偿标准,他们还可以在此基础上给予一定的补偿,但村里一直不愿意要。

征地手续办好后,从1999年开始,我们几乎每天都有人跟村两委协商,希望把征地补偿款定下来,早日打到村里的账户上。但他们就是不肯松口,一直拖到现在。 陈爱微坦言, 直到如今,只要按照现行的工业用地补偿标准给村民或村委会补偿,我们都可以承受。但是,湖上岙村却不同意。他们想把这块工业性质的用地变成商住楼用地的价格来补偿。这在当前来看,无疑是个天价,我们企业承受不起。

政府缺位?

造成今天这种复杂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当年不规范的 借地 行为以及土地补偿款未落实留下的后遗症,而有关部门在当时审批征地时却没有发现?

乐清市乐成镇政府经济发展服务中心主任李金斌告诉记者: 当时乐清市没有实行统一征地,地都是他们自己征好以后跟政府办一个手续,这是历史遗留的原因。

幸福公司这块地从产权性质上看,当时审批都是合法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属于幸福公司,这是当时我们批准,跟湖上岙村集体已经没有关系了。 乐清市国土资源局征地事务所所长卢韶华这样告诉记者, 但由于土地补偿款没到位,湖上岙村村民对这块土地也有申诉的权利。 在他看来,如果双方协商不果,并且在行政主管部门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情况下,是进入司法程序,由法院来确定。

街道出面多次协调,但村里现在不愿意协调了,他们说现在不是钱的问题。 刚上任不久的乐城街道党工委书记汤建鹏告诉记者, 不可否认,当初征地的确存在瑕疵,虽然这是那个时期出现的问题,但我们不能回避,幸福公司审批手续合法是事实,村民没有拿到一分钱也是事实。政府应当给予补偿。

在汤建鹏看来,幸福公司提出的联合开发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投入成本、利益分配等问题仍可能再次让双方站在对立面上。街道提出置换一块土地给幸福公司,但也没有协商成功。 必须由市政府出面来协调解决,街道确实无力解决。 汤建鹏也很无奈地向记者表示。

此前,相关部门对这块地上的违章建筑,也颁发过 拆违令 ,但迟迟未有进展。

陈爱微说: 我们希望政府能重视起来,妥善解决,既不能让村民憋屈,也不能让企业委屈。

由于现有的厂房太小,幸福公司又受到用地制约。 没有办法,企业要发展,只能将一部分生产线迁到外地。 徐洪钱坦言, 乐清是我根系之地,坦率地讲,我更希望在家乡把事业壮大。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背井离乡呢?

(温州电视台记者肖波对本文亦有贡献)

自体软骨隆鼻术好不好
隆胸安全的方法解析
河南那家医院治疗牛皮癣专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